【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解读⑧】建立健全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10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中国发展观察》杂志持续推出“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解读”系列文章,本文为系列解读第八篇《建立健全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在正确认识与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上,这是党在重大会议报告中首次提出“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双有”理念是新中国70多年发展经验的升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我国将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建立健全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具有重大的理论创新和实践意义。

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的科学内涵

(一)“双有”理论体系的基本内涵

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实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辩证统一。“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不是要更多发挥政府作用,而是要在保证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前提下,管好那些市场管不了或管不好的事情。”

“有效市场”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基于价值规律发挥价格机制、供求机制、竞争机制的作用,促进市场主体做出理性选择;完善市场机制,打破行业垄断、进入壁垒、地方保护;增强企业对市场需求变化的反应和调整能力,提高资源要素配置效率和竞争力。

“有为政府”是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激发市场活力,规范市场行为;维护市场供需平衡,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引导市场预期,规划投资方向;健全宏观调控,发展规划、财税、货币、就业、产业、投资、消费、区域等政策协同;调动各方资源,提供公共产品,健全公共服务;增加人民福祉,促进共同富裕。

“双有”理论体系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相互促进、市场效率优势和政府制度优势相互补充而形成的创新成果。

(二)“双有”理论体系的主要特征

“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的内在联系和目标任务,是由社会经济活动各个环节、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相互关系和内在联系构成的有机整体。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相互结合,尊重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政府管好那些市场管不了或管不好的事情。

“双有”理论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增强有为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这是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也是有为政府的核心职能。正确处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协同推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这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优势。

(三)“双有”理论体系的辩证关系

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各就其位、相互促进、协调互补。“有为政府”发挥政府作用的高效能,“有效市场”发挥市场作用的高效率,是多层次的相互促进、相互补充、相互约束。“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二者是有机统一的,不是相互否定的,不能把二者割裂开来、对立起来。”

政府作用涉及社会生活各层面,市场在经济领域的高效率与政府的规范引导密切相关.“有效市场”被严格限定在经济领域,“有为政府”在经济领域的作用主要是维护市场秩序、提供公共产品、调节收入分配、调控宏观经济。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重要保障;“有为政府”的治理使市场经济发展生产力的效能最大化,克服市场的自发、盲目、滞后等短板,提供公共服务,促进共同富裕。政府发挥在公共领域的资源配置功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不是全部作用;在国防科研、公共服务、民生保障、收入分配等领域,需要政府发挥主导作用。

新时代“双有”理论坚持五项原则:初心使命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从基本国情出发和融合发力的原则、自力更生和全面开放相一致的原则、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协同发力的原则、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辨证统一的原则。

新时代“双有”理论主要解决的问题

(一)传统的政府与市场关系错位问题

“双有”理论厘清了政府与市场关系定位,是新时代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基础。传统的政府与市场关系错位问题主要有:一是政府职能的越位,即特定政府部门超越自身的职能权限的行为;二是政府职能的缺位,即相关政府部门没有做好本部门的本职工作;三是政府职能的错位,政府部门定位出现偏差导致市场应完成的事情由政府来做。

(二)数字经济时代政府和市场关系面临的变革问题

“双有”理论是新时代明确政府和市场边界的指南。数字经济是一场数字技术推动的社会变革,推动人类社会从传统生产方式向数字化生产方式转变。第一次工业革命推动国家治理由封建专制转为资产阶级民主;第二次工业革命催生了与大规模生产相适应的科层式政府及政府管理。当前的数字技术革命将推动政府管理扁平化,主体结构将从“分层”逐渐转向“结网”,组织方式将逐步转为合作式、分布式的扁平结构,“双有”理论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政府和市场关系面临的变革问题指明了方向。

(三)后疫情时期国家治理的理论依据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无疑是对各国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实践检验。中国在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防控中,政府有为、市场有效,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优异成效。新冠肺炎疫情后,世界各国人民必将重新认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思考后疫情时期国家治理的理论依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双有”理论为后疫情时期的国家治理奠定了理论基础。

(四)为全球发展中国家探索新型政府与市场关系提供新思路

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落后,不仅表现为市场体系不健全、经济效率低等,也表现为政府作用错位、管理混乱等。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中国经验,“双有”理论为世界各国探索政府与市场关系提供了新的借鉴和思路。

(五)有利于加快破解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难题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一直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难题亟待破解。关于市场经济地位的各种标准,美国、欧盟等各不相同,美国法典的6项条款强调国家市场经济标准并由政府部门判定,欧盟法案的5项标准关注企业和行业的市场经济标准。现代市场经济理论是当前西方国家的主流,但美欧标准的制定依据仍是古典市场经济理论,尚未形成统一的市场经济标准。当前,要厘清全球各方面对于市场经济的认识分歧,关键是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理论创新问题。适时进行理论创新,形成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将有利于破解我国入世以来不被发达国家承认的市场经济地位难题。

提出新时代“双有”理论的条件与形势

(一)建立健全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的条件已具备

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变迁轨迹看,市场不是万能的,会出现“失灵”;政府本身的行为也有其内在局限性,会出现“失效”。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围绕公有制与非公有制、计划与市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从仅依靠计划,到计划为主、市场为辅,市场为主、计划为辅,从市场的基础性作用到决定性作用,不断推进。党的十九大提出“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随着我国所有制、市场化转型、分配方式、资源配置等不断深化改革,“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有机结合,“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协同发展,已在国内形成普遍共识。

(二)明确提出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的形势有利

新形势下,市场经济理论亟待创新突破,既要发挥“有效市场”的作用,也要发挥“有为政府”的作用。从我国发展取得“两大奇迹”的逻辑规律上看,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更加注重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协同发展,必将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迈向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当前,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市场和政府相互补充、相互促进,明确提出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的形势有利,条件具备,时机成熟。

建立健全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的相关建议

(一)积极宣传新时代“双有”理论

新冠肺炎疫情推动全球传统的政府和市场关系发生变化。新冠肺炎疫情后,各方的认识必将变化,“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逐渐在全球广泛认同,国际形势有利于适时提出“双有”理论。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市场经济理论呈现不断发展、不断完善的过程,不能用固定不变的标准来衡量动态发展的市场经济。西方国家关于市场与政府关系及作用的理论很多,古典经济学强调市场完全自由化,凯恩斯经济学认为政府干预经济才能实现供求均衡,新古典综合理论要求在市场配置资源基础上发挥政府的组织和引导作用。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一直是各国政府和学界研究讨论的热点,传统理论无法完全解释危机时期的经济治理。适时宣传新时代“双有”理论体系,科学阐述政府与市场的辩证关系,有利于充分调动市场与政府两方面的创造性、主动性和积极性。

(二)加快“双有”理论体系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

健全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完善法律法规,依法发挥“双有”作用。

一是完善《规划法》及其配套法规,将政府与市场“双有”关系用法律形式提出,明确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和端点、责任和权限、权利和义务。

二是把“双有”的法治建设成效纳入政绩考核指标体系,促进各级政府和行政人员强化法治思维。

三是完善行政制度体系,形成权责清晰、程序严密、公开透明、监督有效的政府权力运行机制。

四是加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法治环境建设,改进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健全以公平为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建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加强企业商业秘密保护。

(三)增强“有为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

一是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充分发挥政府对于公共服务的兜底作用,落实服务指导标准,提供基本公共服务。

促进社会公平。保障就业机会公平,促进同岗同酬、同职同酬。

三是加快推进以教科文卫体为重点的社会体制改革,加强教育公平,完善养老保障,健全基本医疗卫生制度。

四是加快建设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公众共同参与的生态文明建设体系。

(四)建设高标准的中国特色市场体系

一是深化改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机制,完善公平竞争制度,市场准入畅通、市场开放有序、市场竞争充分、市场秩序规范,建立高标准的现代市场体系。

二是宏观调控政策与市场机制更好结合,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充分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优势。

三是政府对市场积极引导,适度扩大总需求,稳定经济增长,优化营商环境,形成良好市场预期。

四是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为企业公平竞争和发展提供保障。

五是健全支持民营经济、外商投资企业发展的法治环境,完善构建亲清政商关系的政策体系,健全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制度。

六是市场化和法治化改革协同,促进公平和效率。

本文为国家发改委重大课题“新时代政府与市场关系研究”的部分成果

作者:魏礼群 王宪磊 沈家文;作者单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2020年第23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